考研共济网,考研咨询,硕士研究生招生简章,研究生录取信息
位置:主页 > 考研政治 >
『最新文章』
两百余名海内外专家聚哈探讨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暂
最大限度释放人才红利 全力做
北京师范大学2015年计算机应用
计算机应用技术国家重点(培
听懂高管情绪能获得收益?雾
访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
四川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承办
『热点文章』
攀枝花学院医学院94级社区医学
中国科学院院士张景中:我想让
山东万杰医学院2014年考研、专升
意大利汉语热升温 近300家中小学
天津理工大学2015年GCT工程硕士招
刘宁在全省领导干部学习宣传贯
在职公共管理硕士(MPA)英语短语
成都理工大学一教师被指骚扰女

这一年,美国大学生掀起了多少次“政治正确”

2018-01-14 07:18     来源:www.kaoyantj.com

逼迫教授辞职,对校园设施打、砸、烧,游行抗议,大规模的激烈冲突……在2017年的美国校园,因为“政治正确”而发生的各种冲突数不胜数。

不离开校园就被斥种族歧视者 白人教授遭围攻

美国华盛顿长青州立大学的一名教授因不愿离在“缺席日”离开校园,被几百名学生围堵斥责种族主义,并被要求道歉、辞职。

所谓“缺席日”(Day of Absence)由常青州立大学设立,在每年的5月23日、24日举行。“缺席日”的传统始于20世纪70年代,校园里的所有白人在这两天时间里需要参加各种反种族歧视的研讨会,而其他有色人种离开校园,以突显“非白人”群体的重要性。

但在2017年,活动组织者要求角色对调,全体白人老师、员工缺席,少数族裔占领整个校园。

已在学校任职15年的生物系教授布恩特(Bret Weinstein)是一名白人,他强烈反对学校的这次活动。

布恩特认为,在学校这样一个共享空间里,一群人为了彰显自己的价值观而暂时离开;一群人希望甚至是强迫另一群人离开,这两者存在巨大差别。前者是一种平等意识的觉醒,后者则是反向压迫。在大学校园里,从来不是根据肤色来赋予人说话的权力的

然而,布恩特的言论却引发不少学生的不满。2017年5月23日,将近两百位学生占领了他的课堂,指责布恩特是个种族歧视者,并拍摄视频上传到社交网络上,现场一片混乱。

这一年,美国大学生掀起了多少次“政治正确”

布恩特与围攻他的学生辩论(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就如视频开头的那一幕,被“围攻”的布恩特向学生解释“辩论”(debate)和“辩证”(dialectic)的区别:“辩论是你想方设法地赢,辩证是用分歧探寻真理……我不想跟你们辩论,我只想辩证地讨论问题,所以我们得相互倾听。”

自遭遇学生抵制后,布恩特一直没能回到学校,周四的课程被迫改到公园进行。最后这名教授因为饱受争议而辞职。

“言论自由”敌不过“政治正确”?

2017年3月,美国知名社会学者查尔斯 默里在佛蒙特州米德尔伯里学院演讲,引发了一场示威抗议,最终一名教授受伤,数十名学生受到纪律处分。

这一年,美国大学生掀起了多少次“政治正确”

米德尔伯里学院的学生反对默里“白人民族主义”(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默里曾与一名哈佛教授合著出版《钟形曲线》一书,畅销一时,也引起很大争议。该书主要观点是:比起父母的经济、社会地位与个人受教育程度,智商更能决定一个人的收入水准、工作表现、犯罪几率等。

最富争议的是其中两章讨论“不同人种体现的智商差别”,结论是“我们认为有很大可能性,基因与环境因素与种族差异有关联。

因此,外界的批评者认为默里的思想属于“白人民族主义”,但默里本人否认这一标签。

这一年,美国大学生掀起了多少次“政治正确”

哈佛大学生在呼吁抵制默里演讲(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2017年9月,默里受邀来到哈佛大学演讲,再次受到黑人学生团体抵制和抗议。

讽刺的是,默里来哈佛大学演讲,原本是因为哈佛大学的“开放校园倡议”学生团体主动邀请了他,而这个团体的宗旨是“鼓励自由言论”。

打、砸、烧,是校园还是战场?

一群黑衣人举着棍棒,狠狠砸碎路边的ATM机、玻璃大门,尖叫声、爆炸声此起彼伏……这不是恐怖袭击或者犯罪大片,而是真实发生的暴力骚乱,地点就在赫赫有名的美国加州大学。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2017年2月1日晚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内的一场针对特朗普支持者、右翼保守派米罗 雅诺波鲁斯(Milo Yiannopoulos)的抗议演变成暴力骚乱。

据伯克利警方通报,示威者砸碎大楼玻璃、推倒警用防护栏,并向现场警察扔石头和燃烧物,为此警方动用了烟雾弹和橡皮弹以维持秩序。校方估计有超过1500人参与了此次示威活动。

按照原定计划,米罗 雅诺波鲁斯将在该校进行演讲。校方在演讲开始前两个小时,已经决定取消这次活动。虽然演讲已经取消,抗议者依然聚集在校园内。

此前一周,米罗 雅诺波鲁斯曾计划再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演讲,但同样由于爆发激烈的抗议而取消。

上一篇:如何理解“既要政治过硬也要本领高强” 下一篇:学者分析:政治民主化后的台湾治理为何失败?